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首页 >  业界动态
碳基金和中国环保的新契机
 
 
[作 者]      [发表时间] 2007-7-26

 

对于中国,各个温室气体减排交易商要避免进行恶性的价格竞争,更要警惕成为发达国家的减排工具。不能只关注经济利益,而忽略了技术改造和升级。同时,中国应该合理利用这个契机,通过清洁发展机制,同世界银行和发达国家的碳基金进行合作,建立温室气体减排项目,致力于环境保护和技术进步,从而减缓气候变化。


碳信用和碳基金,对于我们来说应该算是非常陌生的概念,但在国际市场和环保领域里却是热门的话题。碳信用(carboncredit)和碳基金(carbon trust)是由《京都议定书》2005年2月生效以来产生的环保“工具”,旨在通过温室气体减排量的交易来控制并减少全球温室气体的排放量。近来它们正在逐渐地进入中国人的视野。


近日,世界上最大的工程机械和矿山设备生产厂家Caterpillar有限公司将为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提供60台发电量达120兆瓦特的甲烷动力发电机,该项目将在20年内减少400万吨温室气体排放量。


10月27日世界银行原型碳基金(PCF)和社区发展碳基金与中国两家电力公司签署了温室气体减排协议,帮助兴建风电和水电设施,替代煤炭和天然气发电,每年总计可减少约30万吨温室气体的排放。


碳信用和碳基金


碳信用是和清洁发展机制(CDM)相联系的。清洁发展机制是发达国家缔约方为实现其部分温室气体减排义务与发展中国家缔约方进行项目合作的机制。一方面,允许发达国家帮助发展中国家建设具有温室气体减排效应的项目,并用这些项目所产生的低成本的“核证的温室气体减排量”(CERs)抵消发达国家的部分减排义务。另一方面,针对发展中国家有许多能够减少或避免排放温室气体的项目,但是因为经济效益不好、或者技术不过关、或者市场有风险、或者缺乏资金而无法开展等情况,通过CDM项目合作,发展中国家可以获得有利于可持续发展的先进技术以及急需的资金。因此,CDM对合作双方是一个“双赢”机制。


发达国家及其企业每帮助发展中国家减少一吨二氧化碳排放,就可获等量排放权,如果该国家或公司用不完这些排放权,就可以通过市场进行交易。排放到大气中的每吨碳相当于一个“份额”,即一个碳信用。公司如果没有用完分配给它们的碳信用,可以把剩下的份额卖给需要更多碳信用的企业。


为了更好的进行温室气体排放权交易,就出现了专门从事这项交易的基金——碳基金。目前,世界银行是清洁发展机制中温室气体排放权的最大买家。此前世界银行建立了原型碳基金,生物碳基金(BCF),社区发展碳基金,并托管意大利、荷兰、西班牙、丹麦、欧洲投资银行等8个碳基金。世行的第9个基金——伞型碳基金也于2006年8月29日进行首次交易,从中国的两个工业气体排放项目购买可核证的减排量,交易金额为10.2亿美元,为碳基金成立以来的最大交易额。自此,世界银行管理的碳基金总额已超过19亿美元。


中国碳信用市场庞大


清洁发展机制项目主要涉及五个领域,分别是化工废气减排、煤层气回收利用、节能与提高能效、可再生能源、造林与再造林。而中国在2004年6月30日起就施行了《清洁发展机制项目运行管理暂行办法》,并于2005年10月出台了《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管理办法》。《办法》规定,在中国开展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的重点领域是以提高能源效率、开发利用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及回收利用甲烷和煤层气为主。


中国第一个真正意义的清洁发展机制(CDM)项目——内蒙古辉腾锡勒风电场项目,于2005年6月26日成功注册。截至2006年10月24日,中国政府批准了135个CDM项目,其中29个在国际CDM执行理事会注册成功,占注册项目总数的7.65%,预期至少产生455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的年减排量,占各国已注册项目产生的年减排总量的45.47%。据专家测算,我国在2012年以前拥有的通过CDM项目减排的潜力约占全球的一半,项目减排额的转让收益可达数十亿美元。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马和励(2005)称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同时也将成为世界清洁发展机制最大的投资市场。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预测,到2012年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需要的碳信用大概是10亿吨二氧化碳排放当量。而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称,中国可能并可以提供全球需求的一半。但是,现在中国在全球清洁发展机制中的项目只占7.65%。中国是碳市场发展潜力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且投资环境良好,各种温室气体、各行各业、各个省市都有很多减排量大、减排成本低的潜在CDM项目资源。


联合国CDM执行理事会副主席、科技部全球环境办公室副主任吕学都(2005)也表示,发达国家履行《京都议定书》在2012年前需要的减排量:50~55亿吨二氧化碳排放当量,其中一半由国内完成,另一半约25亿吨需要通过清洁发展机制、联合履行和排放贸易完成。CDM和联合履行大概10~15亿吨。目前已签约的减排量未到3亿吨,而理想时间是在2008年之前。因为项目实施需要时间,2008以后到实现《京都议定书》2012年目标的时间太短。因此,在2008年之前,中国能够提供的排放权市场是非常巨大的。


警惕成为廉价的减排工具


中国实施CDM项目的优先领域是提高能源效率、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和回收利用煤层气甲烷项目,非优先领域的项目主要包括非二氧化碳、非甲烷气体减排项目。但从目前全球碳市场的供给结构来看,全球碳排放市场激励着快速生产、低风险、供给量大的氟化烃(HFCS)、氧化亚氮(N2O)减排等CDM项目的开发,这些非甲烷和非二氧化碳减排项目的供给大约占总供给量的50%以上,而最初指望提供较多减排供给的项目,如提高能源利用效率和燃料转换项目仅提供了不到5%。主要原因在于开发可再生能源和提高能源效率项目都属于资本密集型的绿地投资,开展绿地型CDM项目需要一个长期过程,而且投资回报率很低。相反,开发非二氧化碳减排项目只需要常规的设备和技术条件就可解决,不到一年就可以收回初始投资。有关专家认为,不管2012年以后CDM项目是否延续,为了满足《京都议定书》承诺以及对减排信用的需求,开发非二氧化碳、非甲烷CDM项目成为国际市场的优先选择。


我们必须清楚的看到,虽然这些非二氧化碳气体如氟化烃(HFCS)、氧化亚氮(N2O)的全球增温潜能很高,但减排的增量成本相对较低,实施此类项目只能带来很大的减排量,并不能带来先进技术,对发展中国家可持续发展的直接贡献小。中国在2005年10月出台的《清洁发展机制项目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中国政府将从氟化烃(HFCS)、氧化亚氮(N2O)减排项目的收益中拥有65%和30%的份额,用来建立清洁发展机制基金,支持国家在优先领域实施应对气候变化的活动,为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提供持续和稳定的支持。中国希望CDM项目的实施能促进中国的可持续发展,不能只成为发达国家廉价的减排工具。


从另一方面来看,根据规定,目前发展中国家不能直接将配额出售到欧洲市场,他们企业卖出的排放权,主要由一些国际碳基金和公司,通过世界银行等机构参与购买,再进入欧洲市场。这些投资于减排权的公司和基金从中赚取差价。8月29日的交易中,中方一家单位将减排配额出售给世界银行的价格是每吨6欧元,而在北欧电力交易所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今年8月31日的行情为每吨15.99欧元(《21世纪经济报道》,9月6日)。再加上现在CDM基本上是买方市场,发展中国家企业的议价能力较弱,而且随着大家对CDM的逐步认识,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加入到市场中成为供给方,那么,减排额的价格会进一步降低,预期的收益将会大幅度缩水。


因此,我们需要从CDM项目类型、技术、减排配额价格等方面综合考虑CDM项目减排的经济与环境效益,维护发展中国家的自身利益。


重视技术进步和环境保护


碳基金投资于气候变化相关项目与活动,推动了气候变化保护项目,带来了新的机遇,促进了先进技术,尤其是环保技术的进步和扩展。中国社会科学院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陈迎曾做过研究:碳基金开展的主要活动之一是低碳技术开发,通过多种渠道和不同方式,找出新的节能技术和低碳技术(也包括产品、过程和服务),评估其减排潜力和技术成熟度,鼓励技术创新,开拓和培育低碳技术市场,以促进长期减排。


世界银行在2006年9月《洁净能源与发展投资框架:进展报告》中指出,从现在起到2050年期间,向低碳型经济转型全球每年的资本成本会增长40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资金要求用于确保在飞速发展电力生产能力的过程中,应采用高效发电技术,对二氧化碳进行高效捕获和储存,实现环保发展。


碳基金涵盖的项目领域有能源、电力、石化、工业、废弃物处理和交通运输等,其支持的CDM项目开发催生可观的经济、环境与社会效益。中国的CDM政策强调,发达国家除履行公约规定的当前政府发展援助与经济支持义务外,还应对CDM项目提供新的资金注入,推动环保技术对中国的转让。清华大学国际环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王灿认为,在一定程度上,CDM可以为中国带来低碳项目的经济支持,为技术转让开辟新渠道,提供能效、推动节能,促进能源可持续生产与利用,改善地方环境现状,并提高收入、提供就业机会、减少贫困。例如,一些可再生能源项目促进了在中国境内推广可再生能源技术,提高风电、水电等总装机容量,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减少有害气体排放,改善环境质量,在促进当地经济发展的同时产生就业机会。此外,CDM项目审定过程要求项目参与者征求当地利益相关者的意见,考虑对当地的社会责任,还要进行环境影响评价,有效利用资源的同时避免对环境造成不利影响。(2006-12-15 中国环境报)

 
 
     
 

帮助

联系我们 站点    

沪ICP备060552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