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首页 >  名人访谈
罗亚蒙:城市功能——城市竞争力与城市兴衰
 
 
[作 者]      [发表时间] 2006-8-8

 

城市功能:城市竞争力与城市兴衰


罗亚蒙


中国城市网总编辑、研究员


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中小城市分会常委、副秘书长





    近一个时期,一些学者、媒体、“策划家”有关城市竞争力、城市活力、城市魅力、城市品牌的所谓报告、评选、策划,炒作得颇为热闹,而关于城市的科学的、理性的、冷静的思考、分析和判断似乎正在被淡化,严肃的科学的主流城市话语也似乎也正被一些肤浅的炒作所暂时取代。长此以往,很可能影响到城市政府管理决策的正确的科学的价值取向。


    城市竞争力绝对不是专家学者研究出来的,城市的活力、魅力也绝对不是新闻媒体评选传来的,城市的品牌也绝对不是“策划家”能策划出来的。



    城市的竞争力、活力、魅力和品牌都蕴含在城市内在的品质之中,是城市所固有的。每一个城市领导人都可以借助科学的思维,正确认识自己城市的竞争力、活力、魅力和品牌价值,从而进行正确的管理和决策。



    城市历史地理学,就是全面揭示城市兴衰变迁规律和全面认识城市的竞争力、活力、魅力和品牌价值的科学。



    现在,我们不妨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以城市历史地理学的科学思维,来点评一下全国的几十个城市,以便让非专业人士也能看清城市的本质和几千年来中国城市的运行规律。





城市功能变迁是城市兴衰的决定因素




    我国确切可考的城市历史,至少有4000年。4000年间,我们发现,一些城市不断兴起,一些城市不断衰亡;一些城市不断壮大,一些城市却在相对萎缩。为什么?



    一切都是因为城市功能的变迁!



    北京在金代的城市范围不过在今北京西客站莲花池一代几平方公里,为何元明时期城市范围一下子膨胀到60多平方公里?那是因为北京城的政治功能变了:它由一个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陪都,变成了全中国的首都。



    都知道《三国演义》里的赵云赵子龙是“常山” 人,可“常山”在哪?恐怕很少有人知道。“常山”就是河北省石家庄市下辖的正定县。可别小看这个小小的正定县,在50多年前的几千年间,它可一直是这一地区的第一大都市和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曾作为中山国都,与北京、保定并称中国“北方三雄镇”!而石家庄市呢?几十年前还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小镇而已。相邻的两个城市如此剧烈的兴衰变迁,也真如人的命运变迁一样令人唏嘘!为什么会这样?那是因为石家庄的交通功能发生了变化:贯通中国南北的交通大动脉京广铁路选择了从正定以西的石家庄通过。就这样,这个区域的中心西移了,正定迅速的被大多数人所遗忘,衰落了,而石家庄迅速兴起,并进一步发展取代了保定的省会地位,成为河北省的中心。



    在当代中国,有一个将被载入城市史的奇迹,那就是深圳的崛起。深圳为何短短20年间能从一个小镇迅速发展成一个具有重要影响的大都市?最根本的,是因为他被中央赋予了强大的经济功能:国际贸易的重要通道和市场经济改革的试验地。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剧烈的城市经济功能的变化,恐怕再过5000年,深圳也发展不到今天的水平。



    近几年,有一个云南边陲的小城成为许多国内外人士向往之地,这座小城因此得到快速发展。它,就是丽江!丽江还是丽江,从默默无闻,到令人向往,为什么?这个城市的文化功能变了!这个古城已经从纳西地区的文化中心,变成了世界文化遗产。一种具有世界意义的文化,当然会演变为城市的发展动力。



    综上所述,一个城市发生了变化,我们一定可以从城市的政治功能、交通功能、经济功能、文化功能的变化上找到最后的答案。当然,有时候,这几种功能是一起起作用的。比如郑州、开封的彼消此涨,除了京广铁路走郑州以外,河南省省会从开封迁到郑州也是这两个城市一消一涨的重要因素。



    因此,城市历史地理学认为,城市功能变迁是城市兴衰的决定性因素。



    明白了以上的科学原理,下面我们就可以进一步探讨各种城市功能在城市运行中作用机理了。





城市政治功能:城市发展的关键要素




    在宋代以前,城市的政治功能对城市发展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城市的规模、空间结构是由“礼制”来决定的,地方政治中心绝对不能超越都城,否则就要受到毁城或杀头的处罚。



    宋代城市革命以后,经济对城市发展的影响不断加大,经济都会不断兴起,直到今天我们能够看到比首都北京更大的城市——上海。但只要在权力主导经济社会资源配置的国家,城市的政治功能永远是城市发展的关键要素,永远是城市最重要的竞争力、最重要的魅力、最重要的品牌!



    谁能和纽约竞争?那是联合国总部所在地,是具有世界意义的政治舞台,世界各国的政要、巨贾、名流要源源不断地到哪里去表演,事实上也就是源源不断地为那座城市带去财富,它能不繁荣吗?



    在国内,目前有哪个城市敢和北京竞争?除了上海,没有。为什么上海可以超过北京?那是因为上海拥有中国最大的经济腹地,其强大的经济功能超越了北京作为首都的政治功能对城市发展的驱动力,这也是宋代以来城市革命的最重要的成果。



    一个城市,一旦成为一个区域的政治中心,他就具有了无可抗拒的竞争力、吸引力,从而也就有了巨大的活力。这需要学者、记者评选吗?



    我们注意到,在政局稳定的年代,城市的政治功能是相对比较稳定的,但也经常有小的局部的变化。30岁以上的人大概都还记得“活力28,沙市日化”这句广告语,位于长江之滨的湖北省沙市市曾经是一个经济发达、朝气蓬勃、全国学习的“国家文明城市”,令这个城市的人民所骄傲,令无数外地人所向往,但1996年与荆州地区合并后,改为荆州市的一个区,政治功能萎缩,也就迅速没落,不为人所知了。





城市交通功能:城市发展的命脉




    也许有人会问,西安、兰州、西宁、乌鲁木齐都是西北地区的省会首府城市,城市的政治功能都是相当的,为什么兰州、西宁、乌鲁木齐的竞争力、吸引力不如西安?



    这可能是一道多选题,但最根本的一条,是兰州、西宁、乌鲁木齐的城市交通功能不如西安强大。西安扼守欧亚大陆桥的要冲,是中国连接中亚直至地中海以及中国东北、华北、华中、华南、华东连接西南、西北的铁路交通纽带,其强大的交通功能带给西安的财富和发展动力,岂是兰州、西宁、乌鲁木齐所能相比的。兰州、西宁、乌鲁木齐就是把全世界的经济学家、策划大师、新闻记者都请去研究、策划、炒作,也不可能竞争过西安。



应当注意,城市的交通功能是指一个城市在全球或全国交通网络中的地位和作用,而不是指一个城市有多少铁路、公路、机场或港口,就好比如果把大连港口建成世界第一,也竞争不过上海,因为大连在全球海运网络中不如上海重要。



    一个城市的交通条件是可以很容易改变的,但一个城市的交通功能却是不容易改变的。几千年来,我国城市的交通功能的重大变化,都是因为科学技术的发展才随之自然改变的,很少人为改变的情况发生。在宋代以前,国际交通以车马为主要交通工具,西安、咸阳、武威、张掖、敦煌、吐鲁番、喀什构成了中国连接中亚、西亚、南亚的交通要道,都繁华一时。尤其敦煌,更因为扼控咽喉成为河西首镇。宋元以后,国际交通改为以海运为主,上述的城市统统没落,而泉州、宁波、广州取代它们的地位而繁华起来;欧洲工业革命以后,随着海洋交通地位的日益重要,上海以其在太平洋西岸扼守长江入海口的地利,夺取我国国际交通的霸主地位。



    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城市的命运其实是早已因其所处的地理位置而注定的,非人力所能完全改变。






城市经济功能:城市发展的最后决定因素




    随着权力对经济社会资源配置能力的逐渐削弱和市场对经济社会资源配置能力的逐渐增强,城市的经济功能将成为城市发展的最后决定因素。



    我们把城市的经济功能分为资源经济功能和产品经济功能。其中,资源经济功能是起决定作用的,是固有的;而产品功能是附属的、常变的。



    城市的资源经济功能体现在三个方面:



    1、人类生存的基本经济资源水、土地等,比如延安、敦煌这样严重缺水的城市,无论怎样发展,也是不可能和吉林、襄樊这样丰水的城市相比的,因为水资源的供养量已经决定了他们最后的城市人口容量;



    2、人类可利用的矿产资源。陕北榆林市这几年发展比较快,为什么?那是因为有全世界最好的煤田!山东东营市的居民就比本省其他许多城市的居民生活质量高,为什么?那是因为有胜利油田!



    我国有100多座矿产资源型城市,人类可利用的矿产资源对城市发展的驱动力之巨大可想而知。



    3、经济腹地。很多人看不明白,为什么以广州为核心的珠三角城市群,在GDP落后于长三角城市群后,把江西、湖南、广西等省区拉进来,推动“泛珠三角”联合体?其实就是想扩大经济腹地,增强竞争力。不过,经济腹地是因交通动脉和大河流域自然形成的,“泛珠三角”恐怕热闹一阵之后最终还是“泛”不起来,更不可能和以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城市群巨大的长江流域经济腹地相抗衡。就像不能拿珠江和长江相提并论一样,珠三角最终落后长三角也是不可逆转的发展必然。



    ——因为,在人类生存的基本经济资源同等的情况下,经济腹地的大小与发展水平最后决定城市的竞争能力!这个也是每个城市固有的,同样不需要经济学家们去评比和研究。



    城市的产品经济功能,体现在这个城市生产的产品在全世界或全国所占的市场份额,份额越大,功能越强。城市的产品经济功能的变化,具有偶然性,谁能想到盼盼防盗门会出自营口市?谁能想到长虹电视机会出自绵阳市?谁能想到作为商品的《读者》杂志会出自兰州市?



    大家都已经可以看出来,城市的产品经济功能对城市发展会起到辅助作用,而不可能起到关键作用。这样,我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青岛市的名牌产品比上海多,却不能达到上海的发展水平?





城市文化功能:城市发展的持久动力




    的确,城市的文化功能在推动城市发展中是次要的,但是不能忽略的,对某一个具体的城市,有时还可能是主要的。



    城市的文化功能,是指一座城市的科学、教育、文化、卫生、体育机构及其思想产品、文化遗产,在全世界或全国的地位和作用。地位越高,价值越大,城市的文化功能也就越强,对城市发展的推动能力也就越强。



    曲阜市是一座县级小城市,政治功能、交通功能、经济功能都很微弱,本来微不足道,但因为这里是具有世界意义的儒学的发祥地,有世界文化遗产孔府、孔庙、孔林,吸引了大量海内外游客,为这座城市的发展赢得了活力,使之成为全国屈指可数的公众知名的县级城市。假如曲阜没有这一强大的文化功能,这个城市的发展就会受到致命的打击。因此,对于曲阜而言,强大的文化功能是其最主要的功能,在城市发展中起主导作用。



    文化功能对城市发展的作用是持久的。



    但对于绝大多数城市而言,其文化功能对城市发展的作用是次要的,比如大连、青岛、深圳、宁波、重庆、成都、昆明、兰州、长春,等等,它们不会因为文化功能的改变而对城市发展产生重大影响。





结语:城市的宿命




    城市是一个开放的巨系统,从表象上看,的确纷繁复杂,眼花缭乱。但将它们放在历史的长河中和广阔的地理空间中去探究,又会感觉到城市像人一样仿佛也有宿命:兴也,衰也,败也,亡也,莫不令人感叹!



    其实城市的命运自有定数,再有能力的市委书记、市长也不可能改变一个城市的命运。所以,好的市长,绝对不是雄心勃勃的市长,而是能真正关心老百姓疾苦的市长!在我们这样一个城市化的时代,能真正关心进城民工的市长,才是最好的市长!——因为,如何让农民能进城、进好城,是城市化中国的主要社会矛盾。

 
 
     
 

帮助

联系我们 站点    

沪ICP备060552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