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首页 >  科研成果
创意城市与大学在城市中的作用
 
 
[作 者]      [发表时间] 2006-8-5

 

大学在创意城市中的作用


文/诸大建1  易  华2


 


一、大学:创意城市的基础设施


大学是创意经济的智力中心,大学系统是科学、社会和创意领导地位的源泉。在过去的几十年,大学主要被认为是技术的发生器(generator),大学可以开发出新的科技,但是其作用远远不止如此。大学在推动“3T”理论中的人才和容忍这两个方面作了很大贡献。一方面大学是人才的吸铁石,吸引着最优秀的人才过来。在美国创意性排名靠前的城市都有一个著名的大学。他们吸引着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才进来。大学也是一个开放的社区,是包容的繁殖场,是一个提倡多元化的场所。具有开放的思想、能容忍不同的人以及各种行为的大学,无论从道德、文化、经济都是产生多样性的源泉。


在过去,城市是以为工业为导向的经济城市。因此,国际知名的企业往往选择具有投资价值的城市,然后人口追随企业,城市提供就业机会给这些人口。功能对企业和城市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对成本优势关注。港口、码头和道路是工业城市的基础设施。


在现在,城市是以创意为导向的大学城市。创意阶层选择适合他们居住和进行创造性工作的城市,优秀的企业则寻找能给企业创造更高附加值和更高利润的创意阶层。质量,特别是整个生活质量决定人口和城市的发展与繁荣。


研究型大学则为这种创意城市提供了基础设施。不同的民族,年龄层次和性倾向,纹身和刺耳环等不同外表的形形色色的人们的存在是一个城市具有对外来者的宽容性与开放性的标志之一。有魅力的城市并不一定必须是大城市,但必须具有宽容性和多样性等都市风格(cosmopolitanism)。人们在这里应该能发现与自己兴趣爱好相同的亚文化团体,而且从与自己不同的亚文化团体受到启发和刺激。美国的大学基本上可以提供这样一种具有宽容性和开放性的环境。


在美国有两类不同的大学城市:一类是全球吸铁石型的大学城市(Global Magnets);另一类是全球奥斯丁型的大学城市(Global Austin)。前者如像波士顿、旧金山这样的城市。多年来具有优质的生活质量有效地吸引世界各地的外部人才,大学的吸引力在其中具有重要地位。后者如奥斯汀、都柏林这样的城市,投资于高质量的生活设施,同时吸引外部人才和培养当地人才,扶植大学成为人才与技术的吸引中心。


二、大学对城市空间的作用与三区联动


现在的城市发展已经从商业导向城市转变为大学导向城市。大学城的发展对城市空间结构变化有着深刻影响。从1999 年下半年开始,国内各城市兴起一股建设大学城的浪潮,而且发展迅速。据初步统计,2001年全国已建、在建和规划中的新开发大学城共有50多个。对于部分拥有丰富的高等教育资源的城市而言,发展大学城不仅仅是表层意义上的高等院校扩招后面临的原有规模限制后所不得以而采取的扩张。从深层来看,特定历史阶段下的大学城发展,更是一个推动该城市产业结构升级和空间拓展的重要契机,进而深刻地影响城市的经济结构变革和空间结构的变化。


首先城市通过发展大学,让优秀的研究型大学吸引人才和培养人才,然后这些人才再吸引企业进入城市进行投资。因此,大学为城市提供所需的创意人才,同时大学也为城市提供了一个宽容性的环境和多样化的场所。而创意城市则为这些创意阶层提供了其所需的空间,如科技园区和城市住区。(图2-3


通过大学城建设,可以增强城市科技实力,在有效的政策措施引导下,以科研创新带动城市产业升级,提供对城市主导产业提升的技术支持,同时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和城市未来的替代产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从而增强城市整个经济活力。除教育产业、高新技术产业外,大学城发展还可以通过带动大学城周边土地升值和提高城市内在品质与形象来吸引其他产业如房地产、商业服务和旅游休闲等方面的投资,从而推动进一步增长(图2-2)。


据统计资料表明,截至1999 年底,53个国家级高新区基本建设投资总额367.3亿元,累计开发土地面积335.7 平方公里,进区高新技术企业达到17498家,从业人221万员人,实现工业总产值5944亿元。至此,我国的高新区的基础建设已颇具规模,集聚效益初步显露,区内企业也开始与园区建立起较为紧密的联系。


大学有三种职能。教育职能,即教学与培养公民;科研职能,即提供科研与输出人才;服务职能,即提供服务与促进社会发展。城市通过大学校区、企业园区、公共社区等三区联动可以吸引投资者、居住者和旅游者。优秀的大学对于城市繁荣的作用,包括提高城市的可居住性,从而吸引更多的人口成为居住者;提高城市的可投资性,从而吸引更的投资者;提高城市的可旅游性,从而为城市吸引更多的旅游者。


三、 美国哈佛大学对于城市发展的作用案例


1 哈佛大学对地方城市发展的直接贡献


哈佛大学在通过运行、投资和学习,为当地经济发展扮演着雇用者、房地产发展者、孵化器、建设者/网络建立者、人力资源发展者和购买者等角色,促进了当地社区的经济繁荣和文化发展。根据The Harvard Guide2002),哈佛每年有20亿美元的运行费用直接支持了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其中:


1)在就业方面,哈佛是麻省、波士顿以及坎布里奇的最大就业单位之一。大约有15000人在哈佛工作,其中包括2000多教研人员和12000个职工。例如2002年,哈佛在波士顿和坎布里奇有5900员工(支付报酬3亿元)。


2)在消费方面,哈佛每年财政费用中有一半以上用来购买设备和服务。例如2001年,哈佛购买了总共13亿多的物品和服务,其中1.05亿花在坎布里奇,3.40亿花在波士顿。


3)在纳税和酬金方面,哈佛每年有大约7.5亿美元的钱用在坎布里奇和波士顿。例如2000年,哈佛在波士顿和坎布里奇有1300万美元,用来支付房地产税、作为税务替代的志愿性支付、市政服务费用等。


4)在非经济性社会服务方面,哈佛每年用100多万美元支持当地居民进入Harvard College,每年有260多项公共服务项目支持地方性组织活动,Extension School13000多学生提供了大约550门课程,以及特别允许地方居民进入哈佛的校园设施。


2、哈佛大学对地方城市发展的间接贡献


由于哈佛大学在全世界享有的盛誉,吸引全世界的精英到此学习,许多中上阶层人士愿意选择到哈佛大学周围去居住。哈佛大学周围的住房成为全美国房价最高的地方。


哈佛大学提供的优秀商业人才吸引了全世界优秀的投资者,哈佛大学周围已成为企业竞争的地方,助长了管理咨询产业和文化创意产业的迅速发展。


同时,哈佛大学也吸引了旅游者,现在哈佛大学周围已成为全美国旅游最旺的地方。这其中包括观光旅游者(游览哈佛校园)和商务旅游者(例如在哈佛大学商学院和政府学院参加会议或接受培训)


 


上海建设创意城市的战略思考


创意阶层的城市需求主要集中于三个方面,如有各种创意产业发展的机会、有各种参与的便利设施和有各种容忍多样性的体制条件等,这就要求城市通过“ 三区联动”给创意阶层提供技术环境、人才环境和宽容环境以吸引有创意的人才去发展。


一、上海创意人才发展战略


城市的人才环境,主要是建设各种参与性的便利设施的人才住区,例如小规模的咖啡店、书店和酒吧、环境优美的城市公园和有各种文化艺术活动的公共社区、开放的广场等,Richard Florida在他所著的《The  Rising of  Creative Class》(2002年)一书中,率先分析了一个地区吸引创意人才应该具备哪些基本条件。佛罗里达的假说是,在物质生活已比较丰富的后工业社会中,人们对工资等经济条件的关注降低,但对城市的音乐,艺术等人文环境,气候,湿度,以及绿化等各种城市生活的利便条件(urban amenities)的需求会越来越高。


那么,城市利便性(urban amenity)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佛罗里达引用了格里则(Glaeser)对于城市利便性的分析。格里则(Glaeser)主要强调了四种城市利便性:①充实的商品市场及服务;②由优美的建筑和城市规划等形成的良好城市外观;③低犯罪率,良好的学校等公共服务的完备;④便捷的交通及通讯基础设施(Glaeser 2000)。格里则指出,即使房租和地价偏高,许多高学历者也希望在旧金山等利便性高的城市居住。在收人不变的情况下,房租与地价的上涨部分反映了人们对城市利便性的需求以及为此需要付出的价格。


城市的各种各样的利便条件会吸引创造阶级,而企业为了能得到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也会跟随着创造阶级来到这些城市。所以,地方政府与其为了吸引企业投资而实行各种减税政策,不如投入一些资金用于城市利便性的建设,从而吸引创造阶级,因为他们才是经济发展的主要推动力。


从下表分析可以看出,与其他国际都市相比,上海城市生活的利便条件还亟需提高。上海的服务业总体还处于较低发展水平,尚未进入以知识型、生产型等高级服务业为主导的发展时期(表3-1)。上海的政府网站早已建立开通,但大部分网站是介绍政府机政府首脑、政策法规、办事程序、统计结果等。政府网上办公水平较低,只是将一些适合网上作业的管理业务移到网上,与国外的政府网站普遍业务上网的范围和深度水平差距甚大(表3-2、表3-4)。2005年中新网105电据法新社报道,英国《经济学家》旗下智库 “经济学家信息部”(EIU) 从全球127个城市评出全球“最适合生活的城市”。调查指标包括安全性、医疗服务、文化与环境、教育,以及基本设施等五大领域的将近40个指标,然后按各个城市在这些指标领域面对的问题和风险来评分。其中加拿大的温哥华位居榜首,中国内地的北京,上海与天津同列第70位。因此,上海要建设创意城市,吸引力还要增强,生活质量还有待提高(表3-3)。


二、上海创意技术发展战略


创意城市的技术环境,主要通过企业园区提供各种创意产业发展的机会,兼顾原始创新和引进创新,博采天下众长为我所用。


在创意经济的时代里, 一座国际化大都市往往是科研力量和创新的集聚地,成为全球或地区创新之源,创造新产品、新技术,引领科技新潮流。创新能力成为一个国家、一座城市国际地位的重要标志。统计资料表明,英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但研发经费占全球的5%,创造全球科学著作的5%,被引用数量占9%,;科学家获得70多次诺贝尔奖,仅次于美国,最近10年中,5次获得诺贝尔医学奖;世界上每10种抗生素中,就有5种出自英国的医药制造业。就其首都伦敦而言,但这一城市就聚集了英国1/4的教育科研机构, 一年的教育经费超过7亿英镑,吸引了英国40%的风险投资,60%的人从事与教育和科技相关的行业。东京更集中了全日本30%的大学、40%的大学生、50%的国立科研机构。


从下表可见,无论从总量上还是从占GDP的比重而言,目前上海在R&D上的投入仍然十分不够(表3-5),反映创新能力的专利竞争力还不强 (表3-6),高新技术产业区主要企业仍以引进为主,自主创新能力还较弱。


按照对高技术园区生命周期的一般认识,上海高新区总体上已经完成了发展的准备阶段,进入了全面启动的阶段。在这一突破性的历史时期,上海高新区功能的提高已经无法单单依靠引进外来技术进行标准化产品生产,需要建立起一个园区各参与主体(企业、大学与科研院所、政府)有效互动的创新网络环境,以建设研发公共服务平台和知识产权服务平台为抓手,强化科技创新资源整合,通过大学园区、企业园区、社区三区联动(图3-7),实现由注入式(不断吸收引进外资,依靠大量投资,实现外延扩张)向自协调(结构合理,内涵式)的发展方式的转变,从而增强自主创新能力,优化创意城市的技术环境。


三、上海包容社区发展战略


城市的宽容环境,主要是建设有各种容忍多样性的体制条件的包容社区,例如国际市民住宅区。以纽约为例,从1820年到1920年,共有1130万移民从世界各地来到纽约,为纽约超越伦敦成为世界最大城市提供了人力资源。1965年以来,每年仍有7.5万人获准移居纽约,而外国留学生和暂住型职业人士更是源源不断。目前,作为“民族大熔炉”的纽约,有近800万人口来自世界各地100多个民族,其中犹太人有200万左右,非洲裔黑人有200万人左右。华人也有60多万。


关于国际大都市中外籍人口的比例,国际上存在着5%8%15%20% 等四种不同的说法。以最低的50%计算,1000万人口的城市必须拥有50万常住外籍人口。综合第五次人口普查结果,上海1600万常住和暂住人口中有387.11万外来流动人口。外籍人士的数量只有接近50万人。


Richard Florida曾经指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现象:在最富于创意活力的地区,也是科技研发人员和文化艺术人才,都能各得其所的地方。在许多创意园区里,似乎集中了两种不同的人,一种是严谨而认真的科学家、工程师、设计师、建筑师等,充满了科学思维的认真精神,而另一种是地地道道的“波西米亚人”(这是一个形象而生动的比喻,想一想艺术家村里留小辫子、蓄长发和胡须、天马行空般的人物吧!),包括艺术家、文化人、传媒工作者、各种自由职业者比如媒体撰稿人等,充满了异想天开的创造和想象。其中还包括了各种各样文化背景的移民群体,带来了形形色色的文化信息。因为恰恰是这多种人才和文化背景的整合,带来了文与理、严谨与浪漫、理念与操作的碰撞,形成了各种各样的头脑风暴,这就需要创意园区具有更为和谐宽容的氛围。在许多创意产业园区,都有比较完善的健身和休闲设施,而且普遍有良好的生态环境,让创意一族在“紧张”与“放松”、“压力”与“兴奋”的交替中,激发最大的创造热情,


同时,建立宽松、有序和多元化的社会文化环境,也很重要。不但要建立制度上的信任,而且要有广义上的信任,也就是政府对国有资本和民营资本的一视同仁,政府对各种非政府组织的平等信任,各种社会群体之间的广泛信任。社会的资源,不但向周边地区的人才开放,而且向海内外的人才普遍开放,宽容失败,鼓励创新,让各种创意都得到应有的尊重。上海建设创意城市,应该不拘一格,向海内外人才广开方便之门,不但承认高学历的常规人才,而且对缺乏高学历和高资历的优秀人才,给予非常规的宽容和鼓励。


(作者系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 城市发展与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1,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博士生2


(参考资料略)

 
 
     
 

帮助

联系我们 站点    

沪ICP备060552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