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首页 >  专家视点
吕斌:最重要的是功能紧凑
 
 
[作 者]      [发表时间] 2006-8-8

 

                       
  
提到“紧凑”,往往会和城市密度和强度联系在一起,但最重要的应强调城市功能的紧凑,这也是其受关注的原因所在。作为现代城市规划最重要的思想,功能分区造成了很多问题。在城市大团中是否要调整它,在结构上提倡多中心的城市形态。从北京最新的城市规划来看,思路有了很大的改变:由原来的单中心变为多中心发展,原来的卫星城思路也转变为新城。新城与卫星城最大的区别是,新城具备基本的城市功能,比如,居住、就业等,功能一定要复合。回龙观:23万人口居住在其中,市场经济下,没有就业岗位,失去服务机会。

  新城镇,从大城市区域而言,本身就包含了“紧凑”的含义。大城市或超大城市在继续发展的过程中,无序扩张、蔓延,带来了系列问题,上个世纪二战结束前后,很多欧美国家针对这个问题提出了紧凑形态。

  紧凑,从规划的意义,主要是强调对土地利用的节约;城市功能的效率和合理性,尤其是交通引起的系列问题;由于形态分散引起的资源、能源紧张。相关教科书在讲紧凑的必要性时,我们可以看到强调这一观点的大多数国家并不是资源能源短缺的国家,重点在于交通,通勤距离太长,导致城市无效率。

  “十一五计划”提出,走中国特色的城市化道路,不再强调政治方面的中国特色,而是强调我国是人口大国,资源不宽松,将节能省地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从粮食安全、生态安全的角度看。在符合健康标准的前提下,应该重新审视建筑、城市线高、容积率的标准。几十年来,建设部制定的所有标准规范都没有改变,是否应该反思?在东京、香港,感觉开敞的绿地更容易接近,我们的绿地大多分散,不集中。简单看绿地率,对于舒适度的贡献太少,单纯追求数字意义不大。总体而言,我们缺乏基础性的研究。国外的很多学者对一些看似枯燥的基础性的课题十年如一日的潜心研究。

  现在,我们可以从各方面看到,中央下决心要解决三农问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新城镇发展提供了新的机遇。以前的观点和方针是,三农问题主要依靠城市化解决,现在一些多年研究农村建设的专家提出,解决三农问题,农村自身也有很大的潜力,并不都在外部。据统计,目前我国的城乡差距达到36倍。据最新的消息,建设部在村庄整治方面的资金投入将达到15000亿,农委今后几年用于北京郊区农村修建道路、垃圾处理的资金每年在77个亿左右。大幅度的政策倾斜,反哺农村。

  可以看到,未来几年,工业化、城市化总的趋势不会改变,但应是稳步推进。在这个过程中,新城镇的概念最需要梳理。如果每个村庄都自己搞配套设施是非常困难的,而比较成功的路子是服务功能配套依靠小城镇。要站在新的视点上,考虑小城镇在功能形态上形成自己的特点。


 
 
     
 

帮助

联系我们 站点    

沪ICP备06055233号